健康医疗

黑龙江经济报与黑龙江省科技服务业联盟、黑龙江省计算中心合办 电话:13804586473

黑龙江经济网手机版 黑龙江经济报新浪微博
您当前的位置 :健康医疗 >医疗服务 > 正文

好大夫是这样炼成的——记七台河七煤医院骨一科主任郝启富

http://www.hljen.cn 时间: 2017-10-26 15:08:52
作者: 滕海龙 记者:聂盛良 来源: 黑龙江经济报

00.png


  2016年6月19日这一天,对于普通人而言,只是一个简单的休息日,而对于王柱(化名)来说,则是命运发生转折的重要节点。

  家住勃利县的王柱,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全家人全靠他日夜操劳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还算过得去。6月19日这天,王柱去林口送客人返回行经青山路段下车在路边方便,被途经此地的一辆运煤大货车撞上,当王柱恢复意识的时候,他已经被强大的惯性拖出32米,更要命的是,他的右腿被卡在车轮和路面之间,膝盖往下20多厘米的骨头被碾碎了洒落在路面上。当肇事车辆完全停下来时,王柱被卡车巨大的冲力甩到了县道边上的壕沟里。

  这瞬间发生的一切毫无征兆,缓过神来的大货司机立即报警,迅速赶来的交警立即将王柱送往县医院救治。

  医生的诊断是,粉碎性骨折、大面积软组织缺损、伴有骨盆骨折。此时,王柱的出血量已达3000多毫升,生命危在旦夕。“必须马上截肢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!”听到医生“无情”的宣判,已经赶到医院的王柱妻子觉得天都要塌了!

  “医生,我求求您了,您再想想办法!他要是截肢了,我们这个家就黄了!”

  医生无奈地摇摇头:“出血3000毫升,按治疗原则,他截肢的几个条件都够了。我们是没有办法了,要不,你们去矿总院(现七台河七煤医院)试试吧。”

  于是,王柱家人将其火速转往30公里外的七煤医院。

  病情不等人,急诊科开通了绿色通道,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多次进修、有着丰富的治疗骨盆骨折经验的专家、时任骨三科副主任郝启富准备就绪。郝启富仔细检查了王柱的伤情并迅速思考治疗方案——当务之急是先要把王柱的骨盆复位,如果骨盆和髋臼骨折复位不好,那么王柱的整个下肢将无法恢复基本的走路功能,小腿的保肢治疗也将失去价值。然而,治疗又是矛盾的。因为做骨盆复位手术的最佳条件是把下肢彻底清创,避免感染;可是,如果下肢彻底干净了,骨盆复位手术很可能就失去了最佳时机。

  曾在“复杂髋臼骨折治疗”方面填补过本地区医疗技术空白的郝启富此时还是犹豫了——保肢还是截肢?郝启富找到王柱的妻子,把治疗的风险告诉她。这个厚道的女人沉默了,她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带着老公满怀希望地到这里,面临的还是截肢的选择。

  王柱看着失神的妻子,缓缓地说:“郝主任,实在不行就把我的腿截了吧。”

  妻子捂住脸失声痛哭!从王柱出车祸到现在,坚强的妻子没流过一滴眼泪,但是,当丈夫亲口说出“截肢”时,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泪流满面。郝启富动容了,他明白“保肢”对这一家人的意义。他决定承担风险,为王柱保肢。随后郝启富带领他的团队就投入到积极的抢救治疗中。为争取宝贵的治疗时间,郝启富对王柱的右腿进行了彻底清创,防止感染灶存在。几次大面积清创让王柱右腿的骨头,软组织越来越少,郝启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软组织肌肉去的越多,小腿保存的可能性就越小。

  经过几天积极抢救,患者病情相对稳定,郝启富为王柱实施的手术开始了。郝启富介绍说,重建髋臼时,必须从臼顶和臼后柱开始,恢复关节稳定和生物力学性能,力求完善整复和稳定。这个手术涉及到腹部的脏器和很多血管、神经,要求异常精细——螺钉不能穿入臼内,钢板应沿骨盆入口放置,形状应弯曲修整与骨面紧密附贴。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,骨盆和髋臼复位手术成功了。

  骨盆和髋臼复位手术成功后,接下来就是小腿肢体的重建了。王柱的病情实在是太重了,几乎没有人认为他能够再站起来。郝启富会同科室的同事们经过研究,决定对王柱缺损的小腿进行多次的清创——只有有了正常的有血运的软组织,才能保证伤腿的神经和肌肉有活力,为下一步保肢创造必备的条件。

  经过40多天的治疗,王柱保住了右腿。一家人心中感激之情无以言表。然而一个巨大无形的压力再郝启富的心中由然而生,他一直紧锁眉头不停地再思考。原来,王柱保住的小腿无法站立和负重,更不能行走,因为他的小腿因车祸重度创伤失去了13厘米的骨头,小腿的连接靠的是外固定架,如果离开双拐,他寸步难行。

  所有了解郝启富的人都知道,自从2008年从北京积水潭医院进修回来之后,他领衔开展的“骨运输术治疗难治性感染性骨不连、骨髓炎”、“应用伊力扎诺夫治疗先天性.外伤性马蹄足的矫正”、“Vsd敷料结合抗生素链珠植入治疗开放骨折、骨及软组织缺损”、“人工全膝关节置换”、“复杂髋臼骨折治疗 ”、“后路椎板开窗减压髓核摘除术”等技术,均处于全市领先水平,很多还填补了全市医疗界的空白,成为七台河地区小有名望的骨科专家。但是这次王柱的骨质的长度,皮肤面积的缺损对于医生来讲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面对患者家属期望而又无助的眼神,郝启富翻阅了大量的国内外资料和病例,一个清晰的治疗方案慢慢在他的心中成形了——骨运输。

  郝启富介绍说,骨运输是运用移动一段游离的、之前曾被用低能量方式截断的成活骨段,用它填充骨段之间的骨缺损,让先前的部位重新长出正常的骨质。骨运输装置通常应用包括贯穿全骨的带有张力的克氏针,螺钉和可任意调整方向的环形外固定架。这是北京积水潭医院的特色技术,郝启富在北京进修回到七台河,一直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,但并没有合适的病例,这次他决定为王柱应用这项全新的技术。

  于是,为了实现王柱像正常人一样轻松走路的愿望,王柱在七煤医院开始了保肢治疗的第三步——实施骨运输手术,让缺失的骨头长出来。又是半年之后,王柱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,不久的将来他将重新开始从事他赖以生存的出租车营运工作。他逢人就说,如果不是郝主任,我现在就是废人一个,他是真正的好大夫!而对于从事了骨科临床工作26年、现已成为骨一科主任的郝启富来说,这只不过是他从医生涯的一个小小考验。他说:“在矿区,我见过形形色色的骨科病人,这些病例为我提供了无尽的挑战,也让我从一个小医生成长为能开展复杂骨科手术的高年资医生。这些年,无论在哈医大还是在北京进修学习,让我的技术更加全面,也有机会为家乡人民的健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,我感到由衷的欣慰,”谦逊朴实的他话锋一转,“但是,医学无止境,新技术的开展更多的是依赖团队合作,我所在的医院,有一支敢打硬仗的精良团队,所以眼前的荣誉是大家的,有一句话我很赞同——所谓的人生静好,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!”

  郝启富说这些话时,眼神淡定,浑身上下都是大医生的范儿。

  (编辑 姜天秀)